現在該行動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自誕生之日起,地球的氣候就在不停變化。從溫暖到寒冷,地球生命都得適應並隨之變化。可是現在,人類活動危及到地球的活力,氣候變化的速度令人擔憂,可能導致上千種動植物物種滅絕。

 

我們在燃燒化石燃料的同時,也排放了大量的溫室氣體,而溫室氣體會吸收大氣中的熱量。現在積累的溫室氣體量達到了80萬年來的最高值,這必將導致氣溫的升高。

根據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2007年報告,地球平均氣溫在過去一百年上升了0.74。而北極地區的地面氣溫在同一時期上升了5,以此推斷,在未來2030年內,夏天時北極將完全見不到冰雪。

冰川消融的速度比預計的還要迅速,這也加快了海平面的升高,而融水也致使洪水氾濫,某些人口最密集的地區水資源匱乏。

與此同時,顯然即使現在立刻停止排放,已經進入大氣層的溫室氣體也足以讓氣溫上升半度到一度。

我們已經看到氣溫比工業革命前上升了一攝氏度所引發的嚴重後果。假使氣溫上升兩度呢,其實我們已經預感到了氣溫升高對植物生長、動物遷徙和生態系統運作的影響。

如果氣溫升高三度,那麼那個世界與我們現在的世界將會大不相同。頻發的洪水、暴雨和乾旱將對我們的生活方式造成嚴重後果獲得水和食物以及必需能源將非常困難。

如果氣溫上升4,那麼社會結構將被完全打亂。一些可居住的區域將無力再容納,更況且在未來2030年內,人口數量還會繼續增加。

就更別說平均氣溫上升5度或更多後,世界會變成什麼樣了。

現代人的生活都圍繞著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等資源進行,以為這些資源無窮無盡,可以滿足日益擴大的工業發展需求。我們完全依賴一個認為會永不枯竭的碳資源自然環境,而且認為它可以一如既往地容忍能源生產的副產品。

但正是由於我們的經濟對化石燃料的依賴,才排放了大量溫室氣體,最終導致了全球變暖。

能源的生產和消費過程所產生的二氧化碳量占排放總量的70%。有一半的二氧化碳是由中國、美國、歐盟製造,但新興國家如中國、印度、巴西和印尼的能源需求也將會大幅度提升,在未來幾十年內可能翻上一番。

如果繼續開採化石能源直至其枯竭,這必然會增加大氣中溫室氣體的含量,而最終導致氣候變暖。


提高能源利用率

有一個替代解決方案:即採用新型的能源生產和使用方式,利用可再生能源,提高能源利用率,降低世界變暖的風險。

工業和家庭目前是能源生產的最主要消耗者。顯然,應對氣候變化問題就應從這裏入手,因為通過節約能源不僅能減排,而且也會降低花費。據國際能源署稱,每向節約能源投資一美元,就會少投資兩美元去開發新資源。

如果每個家庭都採取一些節能小措施的話,比如選擇更節能的電器,那麼積少成多,影響將是巨大的。

比如說,在歐盟禁止使用白熾燈的禁令再過幾年就會生效,每年將節省50億至100億歐元的資金投入,節省的能源相當於羅馬尼亞這樣的國家一年的用電量。

而美國一些地區卻還禁止在室外晾衣,人們不得不使用烘乾器。而烘乾器消耗的能量相當於15家核電站生產的能量。

採取措施降低能源需求非常關鍵,它將會對發電廠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但這只能解決一部分難題。但還是需要更多的能源,因為發展中國家的能源需求將會大幅度提高。為此,必須放棄化石燃料,轉而開發可再生能源。

歐盟的目標是到2020年使可再生能源占到總能源的20%,特別是風能和太陽能,這個目標目前已經實現了一半。但是各國差異很大,其中瑞典遙遙領先,非化石能源占到了總能源的40%,這說明我們也可以做到,只要有宏大的計畫和良好的政策。


睜大眼晴看清成本和收益

為了將氣候變化控制在可控範圍內,我們不能再讓氣溫再平均上升兩度。實際上,這意味著與1990年相比,到2050年至少減少50%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工業化國家人均排放量要高於其他國家,因此應該減少80%左右。

提高能源利用率和發展可再生能源是兩條可行之路。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減排有好幾種方法,不能操之過急盲目選擇最低成本的方法,而不顧後果。尋求最大化利用我們為數不多的資源,解決問題的同時又製造新的問題的辦法是不可取的。

例如,某些可再生能源的優勢就與其帶來的污染或對水資源的影響相抵消了。某些防止空氣污染的措施可以減緩全球變暖,而另一些則會加劇這個趨勢。

在可能的情況下,與其選擇會產生額外成本的措施,不如選擇那些雙贏的措施。

我們必須要改變現有的能源生產和開發方式,而這需要全社會的參與。說到底,企業家和消費者的態度決定了環境的命運。但是政府的鼓勵引導也很重要。

其中關鍵的一個因素就是我們作為生產者或消費者收到的價格信號。在市場經濟裏,人們的購買決定都是由價格引導的。但是這些價格通常不能正確反映生產成本,因為它沒有把現在或將來由污染或氣候變化等帶來的潛在成本計算在內。

現在化石能源的價格只是反映了開採和銷售成本,卻遠遠沒有反映出環境成本。因此需要通過綠色稅收等機制,糾正這種錯誤,大力鼓勵企業和個人對高效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投資。

面臨的挑戰是巨大的,需要所有領域和各個國家共同努力。在討論責任誰多誰少的同時,應當趕緊採取行動,不然只會推遲目標的實現。

國際能源署認為,向低碳能源轉型的工作每推遲一年,就需要多投入5000億美元,以確保氣溫增幅在兩度以下。如果推遲幾年,我們就再不可能實現這個目標了。越猶豫不決,代價就越高。簡單的說,那就是現在該行動了。

Jacqueline M. McGlade
,歐洲環境署署長、海洋生態專家、倫敦大學(英國)環境資訊技術教授。

taiuanbugika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