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敢會認同李筱峰的:「台語」(應說「台灣閩南語」)這種講

                                                                                                                     

李筱峰咧2010.3.14《自由時報》〈自由廣場〉的專欄中:『五、……把獨立建國的問題拘泥在語言上面也是鑽牛角尖。常見部分獨派人士動輒就以是否講「台語」為檢驗標準,……「台語」(應說「台灣閩南語」),……』。

伊用少數的外省例來做論述的依據,討好其他語族,同時「台語」訂位做「台灣閩南語」,迎合客語族的喙斗,會當看出伊四面通食的巧性。

咱看每遍本土人士聚會的場合,有幾隻貓仔是華語族、客語族、原民族?絕大多數攏是替人攑旗棍仔、出錢出力了時間的戇-phàn-仔:台語族。In用家己的母語:台語發聲,是上自然的tāi-tsì,竟然予人戴上「台語沙文主義」的大帽。

台語咧台灣這塊土地,在來攏是外來殖民政權欲消滅的對象,因為伊的人口數占上濟,台語一旦消滅,其他的族語也活久。

伊講:『常見部分獨派人士動輒就以是否講「台語」為檢驗標準,……』,這是「無話,講嘉櫑」莫名的指控,台語當做十惡不赦的對象,咱毋知李筱峰存什麼心?

嘛長(tiānn)長有客語人士咧媒體撰文:呼籲民進黨毋通咧聚會時用台語發聲,愛改用華語發言,an-nē才會吸引其他語族的選票。這是非常夭壽的陽謀,目的就是欲予台語「消音無聲」,這種(àu)步的結果只有長(tiōng)著華語,「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語言,雖然毋是惟一卻是上重要的思想工具,John B. Watson認為講話本身就是思想。以台語為母語的人士,用台語發言,毋輪轉koh會娞(suì)氣,而且思惟嘛較清醒、較猛(mé)。今仔汝加(ka)戴一頂大帽仔,講是台灣獨立的五端障礙之一,這 kah外來殖民政權的「講台語罰錢、掛狗牌仔」有什麼差別?

共同的語言有伊共時的文化、歷史、生活、認知背景,以及共同的情感,成語所講的「物以類聚」,就是這種道理。汝若鐵喙齒、銅牙槽,以後請汝全部改用華語發聲,看有幾隻貓仔參加?奉勸李筱峰做汝去耍汝的政治、歷史,語言的 tāi-tsì予別人去發落,免你操心掛意!

 

 

    全站熱搜

    taiuanbugikau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